香榭靓仔

一如你所看到的,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老子不肝了!! ……儿子还是要养的

“刀客塔,还不能休息哦!”某驴拉了下刀客塔的帽子。没想到帽子顺势滑落,后面是一片光……

“我不是刀客塔,我是阴阳师!谁说我休息了??我肝困二八呢!没事快给老子滚!!”(“喂!火呢??你上个没带火的狗粮??老子的是超星茨林要四火你搞咩啊?!”)


【GGAD】旧痛新伤(五)

纯粹自己看着玩,沙雕玩意儿

也许是长篇,我是说,也许

时间线是GGAD中年线,不过HP人物都在

我和你们都是上帝视角,而我还是所谓的“上天”,主宰着这个玩意儿里的所有东西

每篇都超短(毕竟是沙雕脑洞,脑子一热的产物)

我记得是沙雕文的啊……(依然沙雕)

我懵了

沙雕文名是为了装正经,内容完全不正经。三观尽毁。

5.杀死汤姆·里德尔

格林德沃吸了一口烟。他以前不吸烟,然而现在……老婆没了,梦想破碎(都是暂时性的亲),他觉得失去了人生希望。

连一个比自己小了几十岁的小屁孩都可以自称黑魔王了,格林德沃颜面何存??

“淦。”当他坐在一张铺着粉红色毯子的软靠背椅上说这种不符合他设定的话时,是有一种很感人的喜感的。但是没人笑,或者说是,没人敢笑。

格林德沃站起来拍拍手,给自己鼓了鼓劲,为下面的短小的演讲做足了准备。

“让我们杀死那个汤姆·里德尔。”

真男人,绝不是那种光说不干的家伙。

格林德沃决定操枪就上。(等等…………??)


《杀死汤姆·里德尔计划》

01.幻影移型定位到目标身边

02.掏出枪

03.开枪

04.幻影移型走人


曾经颠覆世界的黑魔王有点头疼。这不是个好兆头(哦天哪又是好兆头这个词!!),因为一个任务过于简单肯定会搞出其他幺蛾子来。比如这个沙雕作者。格林德沃心默默念。

当天晚上,格林德沃趴在某人(目标)家隔壁阳台上。这里正好能偷窥到目标的客厅。也就是说这邻居可以一直偷窥他的隐私,汤姆真是个傻玩意儿。

目标进入必杀区。不得不说,格林德沃现在用起枪来真是比标准还标准。

进入必杀区的还有另一个人。那头红发他不能再熟悉了。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红头发的人和目标干杯痛饮。

妈的,我和阿尔还没喝那么多酒,你个小屁孩还和老子抢媳妇不要命了是的不?

pia叽,一枪毙命。


是谁杀了汤姆啊~(是谁挽住我的狗)

是不吃醋了啊~(后妈洗我的碗)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他幻影移型走了。但他可以确定,邓布利多看到他了。在杀了汤姆·里德尔之后。邓布利多看他的眼神那么平静,好像倒在他面前的尸体不是他教导过的学生,而是一个本来就应该被铲除的杂草。


……………………………………………………………

GG:章节名来自《杀死比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这个名字,不过我知道,这个作者,很咸鱼。


说的太对了!!你快看看! @Johnny Depp

清晓-寒灯无旭:

  一大早起来照常刷了刷微博,老福特,bcy,在bcy上看见了一个屁股明明非常歪却又要说自己在公平公正看问题的……sb,咳,原谅我口吐芬芳。讨论的话题大概就是“为什么咕的写手很多而画手不多”,本来我点进去就想图个乐儿,但看了点赞数第一个的某个评论后……呵呵,心态炸了。不太想在bcy评论,不然会毁灭我高冷太太bushi的形象(实际上只是害怕被小学生怼而已),但又是实在憋不住,随便谈谈我的想法。
  首先写手爱咕的问题,执着于写短篇的写手不算多,基本上写手们都是比较渴望写一个中篇或者长篇的,因为只有中长篇才能更好的体现自己的思想,这个周期是非常长的。但是在写作过程中往往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没爱了,忘大纲了,刚开始人气还不错但不知道为啥就没人看了等等等等。
  在这个时候,写手们事实上是非常想要找到问题所在的,比如我,没爱了会再去肝一肝游戏或者动漫,重燃爱火;忘大纲了会重新再定一个;但如果是莫名其妙就没人看了就很难办,虽然渴望得到读者们的回馈,但其实能准确表达出自己想法的人实际上还在少数,读者自己找不到问题,写手同样找不到,就是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不对劲,这个时候写手的倦怠感就会非常重,就弃坑了(当然,也有因为更文太慢很多人养文养着养着就养死了……)
  相对而言,除了长篇漫画,画手们的创作周期要短一些,可能画或者构思的时间很长,但是真正下了手,反倒是想法没那么容易忘记了。
  灵光一现对于画手写手来说同样重要,我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本来是在做梦,梦中突然觉得这个情节好棒,突然就醒了,深更半夜赶快用手机把脑洞记下来,然后再去睡,我身边很多画手也有这样的经历。
  其次,那位同学把普通的同人文写手与jj这种网站的签约作者搞混了,她的观点是,如果你写作牛逼,为啥不去网站签约呢?哪个红就跟风写哪个,不红了就咕了,太玻璃心。事实上,太多写手都有自己的生活,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有做网络作家,签约,甚至放弃工作的勇气的,自己能不能吃这碗饭?谁都不知道,更有可能是你签约了也只是一个小透明。一篇文的大火是有着偶然因素的,我不混jj,但起点中有很多作者并不是文笔不好不火,也不是想法不好,但人家就是不火,这谁都没办法。作为签约作家,你不是为爱发电,而是用你的文字挣钱,写手已经变成了你的职业,不咕是职业道德;但作为普通同人文写手,写文是爱好,工作学习才是职业,不咕是因为你的执着或者道德(恰好,我就是个没有道德的人嘿嘿嘿),如何把握平衡才是该做的。
  此外,在这个快餐时代,画更容易吸引人的目光,毕竟看的快嘛,没有说文比画好,两个是相辅相成的,文吸引的长期热度,画是短期关注,一个同人圈的火爆二者缺一不可。
  忘记截图了,反正那位同学的话让我非常不爽,一不留神巴拉巴拉说了这么多,我最最讨厌的是她开篇那句:玻璃心致歉。致歉?我看你没有半点歉意吧?说自己的观点夹杂私货我不在乎,没有人的屁股是正的,但我最讨厌的是这种看似很公平但每一句都是带有偏见的话。我就是玻璃心暴躁老哥,还怂,不敢跟你硬顶,我的屁股就是歪,咋的,这样说不好么?
  所以说……我还是会继续咕下去哒!!!

【Young And Beautiful】歌词

【Young And Beautiful】

I've seen the world,done it all,had my cake now.

看彻繁华,尽失初妆

Diamonds,brilliant,and Bel Air now.

纸醉金迷,历尽沧桑

Hot summer nights,mid July,

仲夏夜茫,七月未央

When you and me were forever wild.

起初你我年少轻狂,不惧岁月漫长

The crazy days,city lights,

纵情时光,华灯初放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你我嬉戏痴狂,童稚之心难藏

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I know you will,I know you will,I know that you will.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I've seen the would,lit it up,as my stage now.

荣华过场,舞台聚光

Channeling angels in,the new age now.

时光流转,冠冕新王

Hot summer days,rock and roll.

仲夏夜梦,歌舞激昂

The way you'd play for me at your show.

你盛装登场,独为我而唱

And all the ways,I got to know,your pretty face and electric soul.

我一睹难忘。精致面庞,魂灵不羁狂妄

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Will yoh still love me,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I know you will,I know you will,I know that you will.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Dear Lord,when I got to the heaven,

神明在上,若将我引入天堂

Please let me bring my man.

可否许他陪伴我身旁

When he comes,tell me that you'll let him in.

所愿随行,相让入场

Father tell me if you can.

请应允我最后的冀望

Oh that grace,oh that body,oh that face,makes me wanna party.

惊鸿过影,令我沉沦疯狂

He's my sun,he makes me shine,like diamonds.

彼为吾日,光芒若珠宝夺目,璀璨闪亮

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I know you will,I know you will,I know that you will.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当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到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歌词来源网络,网易云音乐。

因为这首歌我入了GGAD坑,然后就因为总榜上的人止太太一步步在坑里走的更深了,也算具有纪念意义吧。现在把所有的歌词都打出来了,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呢。(算私心打了tag?)

AV38793538   因为这个入坑的……感觉真是GGAD圈的镇圈视频啊……

【好兆头/Good Omens】有关现实的666个沙雕脑洞

有关好兆头,或者涉及主演的一些沙雕脑洞(包括主演演过的电影,电视剧等),也许会ooc。但是绝对会写完666个脑洞(这也许要花上我100年)

011.

英国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但是公园里人还是和平时一样寥寥无几。

克劳利按照约定,坐在公园长椅上,一边看着湖里的鸭子,一边等亚茨拉斐尔。

5分钟过去了。

10分钟过去了。

亚茨拉斐尔还没来。

估计他是堵车或者怎么了吧。克劳利这么想。

他旁边的座位突然坐了个人。

克劳利有点不爽了。这是他给天使准备的座位,怎么能给别人坐?

他等着旁边的人自己走开。

旁边那个条纹西装配匡威的乱发男子没有动,反而朝克劳利瞟了几眼。

又是几眼,视线集中在他头上。

又是那么几眼。

“你到底在看什么啊!!!”克劳利怒了,他不喜欢别人用打量动物的眼神看自己。

那人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要ginger。”

*小十想要ginger的梗

012.

1967年,英国同性恋合法了。

在天使给他保温杯的时候,他问了天使:“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领结婚证吗?”

亚茨拉斐尔的脸一下子红了。他可能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意思,但是领结婚证,他还是知道的。

“我……我们在不同的阵营,克劳利。我们不能结婚。”

克劳利没了脾气。

克劳利想到了什么。

克劳利掏出一张照片。会动的照片上是一个白金色短发男人和一个红发男人(上帝啊!他的头发可真红!亚茨拉斐尔心想)手牵手走在一起。

“你看看他们!”克劳利在自己的座位上叫起来,“他们也处于不同的阵营!一个黑巫师和一个白巫师结了婚!虽然我不怎么管他们魔法界,但是这件大事我还是知道的!那我们恶魔和天使怎么就不能结婚了?”克劳利有点生气。

亚茨拉斐尔还是那张支支吾吾的,他小声嘀咕着:“我觉得不行嘛……他们肯定不同意的……”

“哦,你们放心吧,我同意。”不知道从那里传来一个女声,“地狱那边我来搞定。现在合法了你们就快点结婚,我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

然后又是一句,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克劳利和亚茨拉斐尔都听到了:“不然我怎么会让你们在6000年前就相爱呢……”

有人在敲车窗。

照片中的那个红发男人用指关节敲着克劳利那边的窗户,用口型说:结婚吧,我和他过的真的很幸福

*照片上的人是盖勒特·格林德沃和阿不思·邓布利多熬。这里私设没有大战,GGAD在一起!(也许在那个GGAD沙雕文里会提到?)GGAD真好!

*女声是上帝。电视剧的上帝配音是女的,所以这里就说是女声啦!上帝真的是嗑cp第一人!

【GGAD】旧痛新伤(四)

纯粹自己看着玩,沙雕玩意儿

也许是长篇,我是说,也许

时间线是GGAD中年线,不过HP人物都在

我和你们都是上帝视角,而我还是所谓的“上天”,主宰着这个玩意儿里的所有东西

每篇都超短(毕竟是沙雕脑洞,脑子一热的产物)

我记得是沙雕文的啊……(依然沙雕)

我懵了

沙雕文名是为了装正经,内容完全不正经。三观尽毁。

我还是个孩子啊啊啊啊啊我不是说过脑子一热才更的吗!

4.媲美接骨木魔杖的新鲜东西

拿到了钱,格林德沃开始往德国走。

先坐船:呜——呜——

再坐火车:况且况且况且

最后坐了巴士(有轨道的那种)

格林德沃颠簸了好几天,终于到了这家魔杖店的门口。他静悄悄地走了进去,把门口的响铃给捂住。

【响铃还是响了,不要问我为什么】

“妈的!”格林德沃骂了一句,从柜子上随便摸了一只魔杖举起来。

没有人。或者说,那其实不算是人。

一只嗅嗅从暗处爬了出来。看了格林德沃一眼。

四目相对。格林德沃对嗅嗅挤了下眼。嗅嗅愣了几秒钟,对他眨了眨眼。格林德沃回给它一个白眼。

格林德沃挤眼的意思是:

诶哟你个王八瘪子,偷了我的结婚证还跑这里来??你妹的,看老子这个黑魔王还搞不死你!如果你把结婚证偷回来我就不鲨你懂否?

但在嗅嗅眼里,他的意思是:

你真是个小可爱,多弄点金闪闪的东西吧!我不会束缚你的天性!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本领!运用它吧!

于是它很兴奋地对格林德沃眨了眼。它的意思实际上是: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魔法师懂我啊!!亲人!我爱你!

但在格林德沃的翻译下,他所意识到的是这个:

切,你的辣鸡东西,还想杀死老子。老子可是偷遍世间无敌手的嗅嗅,岂是你个糟老头子说鲨就鲨的?太瞧不起咱们嗅嗅了是吧??结婚证是不可能还给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格林德沃很气愤,后果很严重。他白了嗅嗅一眼。这个动作意味就很明显了,但嗅嗅并没有察觉到。嗅嗅是这么想的:

是的兄弟!我懂你!我们一起去成为世界神偷吧!

但其实格林德沃想表达的是这个:

你个死东西还瞧不起我??就算我拿着这个不趁手的魔杖都能鲨你你妈的还嘲笑老子,嫌活了太久是不??

在多重误会之下,他们扑在一起,滚在地毯上。

格林德沃:欸??

趴在他肚子上的嗅嗅眼里充满了爱意。

盖勒特·这什么东西·我招这玩意儿喜欢·不明所以·格林德沃懵了。

然后他:“阿瓦达……”

【算了,挺可爱的,养着吧。我让你养,你就得养。懂吗??】

盖勒特从此多了一只宠物。它很听他的话,帮他搞来了很多钱,从此格林德沃衣食无忧——

顺便帮他弄来了一个他唯一不敢碰的东西。

枪。

虽然这个武器威力极大,但是由于他不会操作,也不敢操作麻瓜的武器,所以魔法师的战争永远都是——

“嘿!”(一道魔咒)

“哈!”(又一道魔咒)

“风跟着我飞!哼!”(又是一道魔咒)

“有两道火光!喝!”(还是一道魔咒)

…………

远远比不起麻瓜的战争有趣。

麻瓜的战争一般是这样的:

“打的好!赏你半斤地瓜烧!”

“二营长呢?把我的意大利炮拿来!”

格林德沃第一次接触,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他决定试一试它的威力。

他有模有样的举起枪,对准墙,扣动扳机。

啥都没发生。

????

【你还没上膛兄弟】

然后——

“砰!”

墙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子弹眼儿。

中。格林德沃觉得很有意思,他决定以后多用用枪。翻箱倒柜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根还不错,挺趁手的魔杖。

先做个袋子。格林德沃来了个无痕伸缩咒,把枪放进袋子里。又把里面的子弹复制了几箱(我指的是,类似于霍格沃茨上学的那种行李箱)。

他又拿来一个箱子,再施了一个无痕伸缩咒,把嗅嗅放了进去。

挺好,挺好。感觉无痕伸缩咒他用的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是时候去找老相好了。

但是在那之前,他得先解决一件事。



【GGAD】你是我夜空中启明星

【纽蒙迦德】

格林德沃预见了自己的死期——死在那位后辈手中。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他知道邓布利多已经死了,牢门的禁制自动解开了。他大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这里根本没人看守。

他不走。

出去?为什么要出去?他又不在外面了。

“格林德沃。”一个熟悉但又陌生的声音传来。

格林德沃看看周围,发现自己在一个纯白无暇的地方。这里酷似国王十字车站。他抬起头,一个邓布利多。一个完好无缺、一头红发的少年阿不思站在他面前,自己则变成了长着金色齐肩短发的少年形态。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北极星吗?”阿不思牵起他的手,“那是夜空中的启明星哦。麻瓜判定位置的方法很有趣呢。

“你那里,看得到北极星吗?”

格林德沃惊醒了。一只老鼠趴在他的毯子上。

现在不知道是几点,纽蒙迦德外的夜空异常晴朗。

他不费功夫地找到了那颗星。那颗星星在空中闪了闪,被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遮住了——那是伏地魔。他的后辈

再过1分钟,就是他的死期。

'Kill me,then Voldemort,I welcome death!But my death will not bring you what you seek...there is so much you do not understand...'

'Kill me then!You will not win,you cannot win!That wand will never,ever be yours-'

死前一刻,他看见了窗外的启明星。

格林德沃用死亡退出了世界魔法舞台,人止太太用退圈了结了自己和GGAD的羁绊。

我想她了。“出去?为什么要出去?他又不在外面了。”是人止太太一幅GGAD漫画的句子,记忆深刻啊……

young and beautiful 这首GGAD神曲循环播放中

我是个垃圾,写的很烂
我不配纪念人止太太
人止太太应该会复出吧……应该……希望如此
以此纪念人止太太的过去

【纪念】空王座——GGAD圈纪事

她坐在GGAD画手宫殿的王座上,头戴王冠——那是她所抚育的臣民献给她的。

她并非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她待民众如亲人一般。

宫中风云变换,一人嫉妒她的才华,妄想戴上她的皇冠。

她模仿女皇的一举一动。由于世人皆头披白纱身穿金绣白衣,甚至无人可认得谁为真女皇。

王座上的人心中有数。在沉寂几个月后,宣发了布告。

那人见自己愿望落空,拔刀攻向女皇——

王座上沾染了血迹,篡位刺客被信仰女皇的人控制住,却依旧不断地发出暴言。头戴王冠的人从此隐退。

宫殿的大厅里、院子里,站满了民众。有的籍籍无名,有的名声赫赫。她们纪念了这位站在顶峰的女皇——人止。

没有人往前。她们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算向前一步,便是王座。

在她们眼中,唯有这位称为“人止”的女子,能坐上那把金光闪闪的椅子。

王座上没有人。空王座和王座上的王冠成了这个宫殿里人们对未来的希冀。她们在等那位女子归来。

究竟是她为王座而生,还是王座为她而造?

近来事,风云起

人止太太退圈了。头等大事。

她是GGAD圈的圈皇,GGAD还没火,太太就已经在嗑了(差不多好几年了),用自己的作品撑起了GGAD圈的半边天。有的人就算不知道GGAD,也知道“人止”这个大名。

我在这里把话讲明白点:

不要装清纯装可怜,老子是看过名侦探柯南汉尼拔浪子神探神探夏洛克的,指不定那天就了结了你。

如果是临摹,把话说明白点。就和写文一样,用了谁的设定,就记得标明原作者的名字。临摹毕竟是你用来培养自己画风文风用的,这么久,毫无起色。是你不会还是不愿意去学因为有人可以给你抄?

不要乱说别人买粉假粉。是不是真粉丝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名号和道德品格摆在那里。几年的辛劳毁于一旦。太太想多印几本本子都印不了,买粉丝??呵,不要以为自己买了粉丝,别人也就都是买粉丝的人。

圈皇和入坑小生,老子还是认得出来的。

我们的评论如果过激,那请你自个儿想想,是谁先说出的那番恶心人的言论?真是贼喊捉贼。

时间会留下痕迹。就算你删了记录,也有很多人记得那些东西。这些你不可能抹去。

屏幕清净,世界和平。


【好兆头/Good omens】有关现实的666个沙雕脑洞

有关好兆头,或者涉及主演的一些沙雕脑洞(包括主演演过的电影,电视剧等),也许会ooc。但是绝对会写完666个脑洞(这也许要花上我100年)

008.

【天堂】

Lucian碰到了Bat。

一瞬间变得非常尴尬。

(客套一下)

“你好你好。”

“幸会幸会。”

(接着就到交友的关键时刻了)

“你叫什么名字?”Lucian问。对自己毫不畏惧的人他还是很少见到。

“Bat。”

“蝙蝠?”Lucian显得很惊讶,不过这个表情他只用了一秒。然后他变得警惕起来:“你是人类吗?”

“人类!当然!我还能是什么?怪物吗!”

“哦哦,我还以为你是吸血鬼那一帮的呢。”Lucian大呼一口气。

(再次变得非常尴尬)

这次的话题是Bat选的:“你是怎么死的?哦,这么问是不是有点冒昧——我是被怪物咬死的。”

“我是被吸血鬼开枪打死的。”Lucian皱皱眉头,“你不是被狼人咬死的吧?”

“你换那种恶心玩意儿叫狼人?先生!先生!那种东西根本连动物都算不上!太恶心了!”Bat大叫起来。

(场面又尴尬了)

Bat慢条斯理地说:“我觉得我们都是个挺重要的人物……”

Lucian点头:“嗯哼。”

Bat瞄了一眼Lucian“但是我们也都是被……”

Lucian:“嗯??”

Bat叹了口气:“我们都是挺重要的人物,但都一下就被杀死了……我是说,被小人物杀死了。”

(这次没人来暖场了)

“哎。”两人对视一眼,头也不回地朝不同的方向走了。

009.

Aro:哦,小甜心,我可以摸摸你的小手吗?看起来保养得很不错呢

小十:啊,嗯……没问题

————————————2 seconds later

Aro一边摸着小十的手一边心想:原来放大月光就可以杀死狼人,原来如此……

Aro你还是想太多了,小十因为你不停地摸他的手都脸红了,快停下!!!!!!

010.

亚茨拉斐尔:这只鸡最近都没有写我们欸

克劳利:因为它沉迷在你的其他角色里了

亚茨拉斐尔:我觉得我挺不错啊

克劳利:想你这种人,它越看越想看。因为你是变色龙、多面体

亚茨拉斐尔:哼!!!

克劳利??????

*老蛇说Azi多面体,Azi理解为老蛇说自己是伪善、邪恶,所以不理他了。

但是这到底是一个可丽饼就能挽回的事情,一个不行,那就两个

亚茨拉斐尔(开心地吃着可丽饼):哦对了,这只鸡说它要写一个什么……爸被?真的是好奇怪(拔杯)